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一章 编故事
    安然从那个沙丘乃至那个战场上离开之后,黑火部族的战士们便带着陆尘和阿土迅速地往荒原深处走去。

    一路上,整个队伍的气氛都显得十分僵冷,每每都有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过陆尘这里,看起来似乎大有将这个弱小的人族直接吃掉的意愿。

    陆尘对此还算淡定,或许也只是将真实想法藏在心里,但阿土的反应便直接多了,对着周围有露出敌意的目光十分敏感,每一次都怒气冲冲龇牙咧嘴地反瞪回去,一副择人而噬的凶恶模样。

    说来也怪,阿土这副穷凶极恶的气势,旁边的那么多蛮人战士居然也没生气,看着陆尘一脸厌恶,但看到阿土却纷纷换了表情,其中居然以欣赏喜欢的居多,甚至还有好些人对着阿土指指点点,不住点头,啧啧夸赞这黑狼真是凶猛绝伦,算得上是荒原最上品的妖兽了,只可惜老天瞎了眼,这么好的猛兽却被废物给收了。

    说着这种蔑视的话,扫过鄙视的眼神,大家还露出一副十分遗憾痛心的样子,让陆尘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情况,同时暗中捉摸着如何逃跑的时候,也是在心里一阵无语。

    在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后,黑火部族的队伍在一处荒原上独有的黄杨林中休息。

    这种黄杨外表十分奇特,第一眼看上去十分枯槁,树枝上也是光秃秃的,最多也就挂着几片黄叶,似乎马上就要枯死的样子,但实际上这种树可以在荒凉的荒原上就用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生存上千年。

    在这中间休息的空隙,火岩和陆尘进行了一番谈话火岩询问了陆尘的来历,陆尘则问了眼下他们要带自己去往何处?

    火岩大概是并不适应与陆尘这种客气聊天的方式,特别是陆尘并没有很老实地回答反而中间反问了不少事。

    有好几次,陆尘明显地感觉到这个魁梧凶悍的蛮人都有暴走、吼叫、拳打脚踢增加自己威势的冲动,而从周围蛮人战士悄悄后退的样子来看,自己的感觉似乎也是对的。

    但不知为何,火岩这个看起来粗暴凶恶的蛮人,竟然在这第一次与陆尘的正式谈话中,一次又一次地压抑住了自己凶暴的脾气,非但没有碰陆尘一根寒毛,反而对陆尘的几个问题都回答了下来。

    陆尘也因此得知,这个黑火部族果然是祖上阔过的、有着光辉历史的大族。

    曾经广袤的南疆荒原上,无数的蛮族部落中,在漫长的岁月里只有七个最强大的部族出现过萨满这种至高无上的强者,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掌握着南蛮巫术中最强大的本源力量。

    而黑火部族,就是其中之一。

    黑火部族曾经出现过的萨满,就被尊称为火之萨满。

    当陆尘听到“火之萨满”这四个字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瞬间心里充满了难以形容的荒谬感觉,就好像突然间他看到了这命运对他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不过,多年的影子生涯让他很好地将这种诡异且难以形容的感觉藏到了心里,并没有表露出来。

    而当火岩追问他来历的时候,陆尘没有太多的犹豫,就很自然顺畅地告诉这个蛮人首领,自己是前些日子在迷乱之地中冒险,无意中在迷乱之地深处发现了一个破败的村子,里面当然就是一个蛮人村落,并在当时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获得了火神杖的情形。

    陆尘说到这里时,还对火岩回忆了一下那个村落的布局,以及自己所记得的一些画在村子里各处的一些图腾、花纹之类的东西。

    听到这里的时候,火岩激动万分,甚至一下子忍不住站了起来;不止是他,就连周围的战士此刻也围拢了过来,面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更有人激动得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可惜的是,陆尘并没有给这些蛮人战士们太多的希望,他十分肯定地告诉他们,那个村落里所有的人都死去了,而在他一时恻隐之心发作,照顾并喂了几口水给那个垂死的老祭司后,这老祭司交给了他一根半截的木杖,说这叫火神杖,让他带回南疆荒原,还说要交还给火神。

    这番话才说了一半,火岩与周围的黑火部族蛮人战士们几乎便已经激动得难以自持,原有的那些怀疑神色瞬间荡然无存。

    当全部听完陆尘的这些话,特别是听到那个老祭司临死前还是要挣扎着叮嘱陆尘将那火神杖带回荒原的时候,黑火部族的战士们个个泪流满面,有人低吼、有人咆哮,还有人嚎啕大哭,更有甚者,顿足捶胸、跪伏在地,以头撞地,哪怕磕出血来也不自知。旁观他们一个个全身发抖,似乎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一般,完全不能自己。

    人群中哪怕是看起来最冷静自制的火岩,此刻也是虎目含泪、身躯颤抖,缓缓转身面向北方,看着那无尽大地还有苍茫天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狠狠砸在地上,口中喃喃,不知所云,哽咽不能成声。

    看着周围这一大群举止怪异、痛哭流涕的蛮人战士,陆尘也是再度无语哑然。

    虽然他并不知道关于黑火部族的过往历史,但看着这样子,显然当初被灭掉的那个蛮族小村落和黑火部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究竟为什么这些蛮人如此激动,却是不得而知了。

    过了好半晌后,周围的蛮人战士们才慢慢恢复了正常,但很多人的脸上还有伤心痛苦之色,眼睛都是红的。不过说实话,以蛮族人这么狰狞凶恶的外貌,此刻看过去一点都没有伤感的样子,反而更添了几分凶猛,就像是生气后红了眼的猛兽。

    ※※※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不但是火岩,就连原本对陆尘十分厌恶的那些蛮人战士们再看向陆尘时,眼中的神色也是和善了许多,不再有那么多的敌意,似乎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被拉近了。

    不过比起其他那些头脑单纯的黑火战士,火岩这个首领显然还是更有一点脑子的,在激动之余,他仍然还记得向陆尘询问,这几千年来从未有人族可以越过迷乱之地到达南疆荒原,那么,你又是怎么过来的?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照实说肯定不行,那颗种子是陆尘如今最大的秘密了。所以,陆尘对此也只能信口掰扯一番,只说自己在埋葬那个老祭司后便离开了村落,不久后,就遭遇到凶兽追杀,坠入到可怕的龙川大河,中间遇到更加凶恶的难以想象的恐怖河中巨兽,被打晕了过去。

    他本以为必死无疑,但在昏过去之前隐约觉得是那根半截火神杖突然亮起,有神秘光辉笼罩住他全身,再往后他就不知道了……

    等他清醒过来后,就已经在南疆荒原了。再接下来的事,就是无意中看到了那场四族大战……

    这一番话颇有破绽,但对这些黑火族人来说效果却是出奇的好,他们几乎是立刻就深信不疑,以火岩为首的蛮人战士们立刻跪了下来,然后对着天空行了奇怪但郑重的大礼,高声赞颂着火神无上的荣光和力量。

    陆尘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个对火神狂信的部族,突然间却是想到了在神州浩土那边的时候,自己曾经见过的三界魔教的那些狂信徒们。

    尽管种族不同,信奉的东西也迥然而异,但这本有天壤之别的二者在这一刻陆尘的脑海中,各自的身影竟有几分重合起来。

    这一生中,陆尘从不信仰任何神灵,若无如此坚定不移的信念,他潜伏魔教多年,只怕早就崩溃了。此时此刻也是如此,他对所谓的火神自然毫无敬重之意,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古怪,同时……自从来到南荒之后,似乎一切都有些太过巧合了。

    拿到了火神杖,就遇到了与当年黑火部族拥有传承的部落在作战?

    如果不是他意志坚定,如果是换了一个人,说不定真的会怀疑这一切都是那个神祗的安排了。

    接下来的路程,诸多黑火部族战士对陆尘客气了许多,不再有那种充满敌意的目光,反而常常有带着敬畏之意的眼神。

    陆尘知道那是为什么,因为他常常看到有这种目光的蛮人战士在看着他手中的火神杖。

    那应该是属于火神的神器吧?

    火岩曾经对他开口,想要查看一下火神杖,陆尘给了他,火岩珍而重之地拿过来,然后在反复摩挲后看得出来,他似乎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激活这根火神杖,让它现出火神那强大的黑火神迹。

    不过可惜的是,火神似乎不想理会他,火神杖毫无反应。

    火岩在这个时候似乎突然智商大涨,居然也厚着脸皮,将所有的黑火部族战士都叫到一起,然后一个个试了过去。

    黑火部族是对火神最景仰的部族,是得到它力量传承的嫡系,一定会有被它所看中的子民!

    没有人对此多说什么,不过在忽然微妙的气氛里,如果真有被火神垂青的人的话,那个人族在完成了送还的任务后,似乎也是可有可无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