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衍道尊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二章 求诊
    看着过来找自己的金翅大鹏鸟,陈未名微微一笑:“三大王,你的宝物已经炼制好了。网  ”

    第一次看到金翅大鹏鸟的时候,他并没有看的太过仔细,可前几日的时候,他用破妄存真之眼极为认真的扫视了他一遍。

    这个实力强横的大妖,体内有伤。尽管那伤势隐藏的很隐秘,可还是瞒不过他。在其元神内,有一道力量,虽然不至于完全封印,却是将其元神压的死死的。那道力量并不属于他,也极为罕见。

    当然,这个极为罕见是针对于地仙界和洪荒星域,可对比古籍中的记载就不难推断出,是佛修的力量。

    金翅大鹏鸟曾与佛修动过手,最后的结果如果不是输,也应该是惨胜。

    “我不是为了取东西才来的。”金翅大鹏鸟看着陈未名,双眼隐晦,锐利的犹如两柄利剑。即便是有求于人,他也不愿意低下头颅。

    “哦?”陈未名装傻:“那是为何而来?”

    金翅大鹏鸟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从我体内看出了什么?”

    “佛的力量!”陈未名说道:“我看到了你体内有一道佛的封印,很强。虽然我不知道是谁的力量,但我知道你应该吃了它不少苦头。”

    “你能帮我解决吗?”金翅大鹏鸟看着陈未名,看似面无表情,可眼中的期望,却是根本无法隐藏。

    陈未名笑笑:“不一定,虽我很会解决别人体内的残余力量,但你体内的这个力量太强了,所以我未必能解决。而且……我为什么要解决?”

    他早在金翅大鹏鸟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运转了信仰铠甲,毕竟这个妖王度太快,也许自己还来不及反应,就会死在对方手中。

    “我能给你好处!”金翅大鹏鸟说道:“法宝,神材,功法……很多。”

    陈未名轻轻一笑:“你自己用的都是亚圣神兵,我自己就可以炼制出来。功法的话,我本人修炼独树一帜,他人功法对我未必有用,我也未必想学。至于神材,你也不过太乙金仙,能有什么。除非有至宝,我也许能感……”

    话未说完,就见得金翅大鹏鸟翻手间拿出一物,乃是一块暗黑色金属,隐隐浮现一点点金色的光晕,很是玄奇。

    “你既然是优秀的炼器师,就该认得出这东西。”金翅大鹏鸟不紧不慢的说道:“只要你解决了我身上的问题,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神材?”陈未名仔细看去,然后与书上记载的神材一一对比,片刻之后,大吃一惊:“这莫非是……锟钢?”

    锟钢是一种无比昂贵的神材,哪怕是很普通的炼器师拿到,配合适当的炼器炉都可以轻易炼制出神兵来。而到了顶尖的炼器师手中,则是炼制至宝的原材料。

    至宝有三种,一种是混沌至宝,这种至宝天下难得一见,不是普通炼制或者天地灵秀聚集就能出来的。可以说,在无限长远的历史之中,有数记载的混沌至宝不过五件,还包括传说中已经坏了或者消失的。

    第二种是先天至宝,这种至宝乃是集结天地灵秀而生,世间难得一见,每次出现都会掀起腥风血雨。这种宝物亦是无比罕见,多存在于传说之中。

    洪荒时代,虽然有很多宝物都号称先天至宝,但其实这个先天只是相对于天道而言,在天地大道之下,它们都只能算是后天。

    不过自己体内的崆峒印是个例外,虽然也是在天道之中形成,可此物背负功德和气运,以及天道盘古之因果,因而成了货真价实的先天至宝。

    第三种则是后天至宝,这应该是正常情况下,炼器师能炼制出来的最强宝物。除非有先天之灵物,不然无法逾越。

    而就算是后天至宝也不是说随便就能炼制成功的,除了登峰造极的炼器水平,还有便是材料的苛刻。那种等级的材料,已经不是简单的用神材可形容,而是通灵神物,据说本身就可以看作是有生命的存在。

    锟钢就是其中一种,天生有防御和坚韧之效,虽然难以用来炼制法宝,若用来做武器和防具,或者法宝外部的承载之物,都是上上之选。

    如果金翅大鹏鸟手中的真是锟钢,哪怕只有这么小小的一团,也绝对是价值通天,不是用仙晶石能购买到的,只能以物换物。

    “没错!”金翅大鹏鸟点头,不过也是微微意外:“你居然真能认出来,当真是厉害!你若帮我解决了身上的问题,他就是你的了。”

    陈未名不做回应,只是看着那块材料。锟钢何等宝贵,而他若愿意出这等东西来做酬劳,也更加体现出,那团佛修留下的力量,让他尝到了无法想象的苦头。

    另一方面,也是更耐人寻味。

    法宝,有能者居之,这句话有些无耻,但也很现实。

    像自己得到崆峒印这种机遇是极为罕见的,纯粹运气。正常情况下,越好的东西,争夺的人就越强。而到了锟钢这等通灵神材,又是在近凌霄星域处,莫说他一个太乙金仙了,便是仙王强者恐怕都难以说自己能得到,可金翅大鹏鸟却是得到了。

    按照猴子所说,这妖王来历不凡,该是有深厚背景,似乎理所当然,但问题却又是出现了。

    若他真的有深厚背景,为何这等伤势不去找自己的家族解决,而是要找自己一个散修,实在矛盾。

    当即又是闭上眼睛,催动破妄存真之眼看了过去。

    那个佛修的力量,凝结成团,竟好像是一道符文,镇在了其元神上。

    金翅大鹏鸟没有说话,他看对方闭上了眼睛,知道是在揣摩一些东西了。

    看过许久,陈未名终于开口问道:“你的情况很难,我不是很有把握,所以需要问一些情况。”

    金翅大鹏鸟急忙说道:“你问!”

    陈未名睁开眼睛看着他,很是认真的说道:“这个佛修太强了,但也并非没有机会。每个人使用功法的习惯和规律都不一样,若我知道的越详细,自然成功率就越高。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需要知道,这是谁做的?”

    金翅大鹏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皱紧了眉头,似乎极为犹豫。

    陈未名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如果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但以你的见识应该知道我所说无需,如果连谁动的手都不知道,我一个大罗金仙如何帮你?”

    在情在理,金翅大鹏鸟无法反驳,深思片刻后,终于开口说道。

    “是如来,佛域灵山的如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