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摸金天帝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七章 二老也悲催
    这几天燕青一直躲在墓帝空间熟悉打神鞭跟混元金斗的操控法门,闲瑕时反复翻阅姜子牙化身给的《封神阵解》。

    这《封神阵解》中包罗万象,阵法从低级到仙阵都有介绍。

    包括云宵三姐妹的九曲黄河阵都给化身的姜子牙给描刻了出来。

    当然,经过研究跟比对,燕青知道了盛雪贞布下的法阵其实叫‘真气九转阵’。

    此阵以玄塔境强者的玄塔之气为基础,布操者身体内摧发出了九道玄塔锁钥封印了被困者。

    要破解此阵除非你能解开布阵者布下的九道塔锁,这个,即便是玄塔境的阵师过来要破解此阵难度极为不易。

    就更别说燕青,根本就不可能办得到。

    不过,姜子牙的《封神阵解》中有介绍一种专门测试此阵的万能钥匙。

    也就是用万能铭纹来试探,最后,破除盛雪贞布下的密钥,解开玄塔封锁。

    燕青抽丝剥茧,一道道的试验着。倒真给破了一道钥匙来了。

    “你体内的仙气能量比盛雪贞的还要高级,所以,在你实力远远不如她的基础上还能破解她布下的密钥。

    这个,正常了。因为,按常理推论,高级的东西破解低级的事物容易得多。

    比如,你叫一个初中生去做小学生的作业,他即便是不懂但也能利用高级的知识融合贯通。

    最后圆满的完成作业。”肥猫说道。

    果然,当燕青破解了盛雪贞的第七道玄锁之时玄塔突然不见了。

    不过,却是发现盛雪贞正用一双寒煞煞的眼光盯着自己。

    “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一位阵道天才,不过,你还是难逃陪葬品的命运。小子,跟我走。”盛雪贞一声冷笑,像拎鸭子一般提起燕青划空而去。

    叭!

    一声震响,尘土飞扬。燕青给盛雪贞直接从千米高空之上砸到了地面。自然,地面给砸出了一个大坑来。

    臭娘们,幸好老子身体壮着,不然,这一把就给你摔死了。燕青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放开电荷磁域搜索了起来。

    发现虞姬已经给盛雪贞装进了一幅高级的水晶棺椁之中,貌似,没气了。

    这厮顿时大惊,寻思着不会真翘了吧?那自己铁定倒霉了。

    电荷磁域网罩向了整幅水晶棺椁。

    燕青顿时一愣,发现虞姬的身体的确冰冷着,而且,已经没有了呼吸。

    说白了,她的确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厮不死心,又里里外外的扫描了虞姬的身体,可以肯定,死了。

    不过,当这厮正沮丧着要收回电荷磁域时突然想到了虞姬那双神秘的双眼。

    于是,龙眼一转,神识投入了双眼之中。

    顿时,先前感觉到的杀伐混乱又出现了。

    好像突然间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战场当中,颇有股子封神演义中各路神仙大战的架势。

    “小子,这幅水晶棺够大了吧?”盛雪贞冷冷的看着燕青。

    “前辈要小子陪葬了,当然得整大点。不然,塞不下两个人。”燕青冷冷回应,一丝不惧的迎着盛雪贞那极度哀伤,要吃人的眼光。

    “你还不够格跟她合葬,你只是一个陪葬品。所以,你看到下边没有?”盛雪贞一指棺椁下边,一道青色霞气打了过去。

    空气一荡,燕青一瞄,才发现水晶棺椁下边居然还垫着一幅木头的小棺材。

    跟农村老人去世后用的那种差不多,当然,木头是用高级的兽化木制成的,可以保证千年不腐。

    “呵呵,前辈还能整幅木棺给小子已经算是仁慈的了,而且,还用的是兽化木。浪费了不少银两吧,小子还得感谢前辈才是。”燕青讥笑道。

    “你快死了,就让你逞几下口舌之利又有何妨?小子,记住,到‘下边’后好好伺候虞姬。”盛雪贞讲到这里居然哽咽开了,眼圈通红,一滴泪悄悄的溢出掉到了地下。

    她伸手轻轻的摸着水晶棺椁,面皮抽搐着,看来,极端痛苦。

    突然,她转头盯着燕青,恶狠狠的说道,“小子,我盛雪贞一生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

    你以为能找到一个天才的弟子容易吗?在她身上,我倾注了所有的心血。

    她年龄不大,可是,她已经是神窍九门境强者了。

    再过得两三年,踏入玄塔并不是什么梦想。

    她是我看到的最有可能成为王境强者的绝世天娇。

    她是我的希望,我的梦想,我的心血,可是,就因为你,一切都毁了。

    毁了懂不懂小子?我一生的心血,一生的梦全在你到达的一刻毁光光了。

    真活扒了你都不为过。不过,小子,我不会活扒了你。

    也不会让你一下子就痛快的死。我会让你慢慢的死,我要让你陪着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小子,我要你陪着一具女尸过日子,活上百年千年,长久的过日子,长久的煎熬,长久的痛苦,长久……咯咯咯……”

    盛雪贞讲到这里貌似疯了似的仰天狂笑了起来,俨然一个女魔头模样。

    “可叹可悲啊……”燕青突然摇了摇头。

    “小子,你说什么?”嘭地一声,燕青给盛雪贞一脚踢得狠撞在了山壁上又反弹了回来。

    她恶巴巴的盯着燕青,一幅要生吞活剥人样子。

    “你连自己唯一的弟子是活是死都搞不清楚,还在这里叽歪了半天,是不是可叹可悲?”燕青冷冷的盯着她,一丝不惧。

    “咯咯咯……”盛雪贞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尔后用一双漠视的眼光看着燕青,道,“难道她还没死?你凭什么讲她没死?你说,说出个理由来,我盛雪贞一心软,也许会让你跟她同棺椁一起。”

    “表面上看是死了,不过,有奇巧。”燕青摇了摇头。

    “你凭什么说有奇巧,我已经里里外外检验过上百遍了。虞姬,她的确‘走了’。要是这天下有能把死人救活的丹药,我盛雪贞宁愿以自己的生死去换。”盛雪贞又是一脸哀伤,看来,师徒还真是情深。

    “本人可是西元药师学会的供奉。”一语惊醒梦中人似的,盛雪贞一听,立即抬起了头盯着燕青,手往前一伸,道,“拿证据来。”

    燕青摸出递给了她。

    “一个副供奉面已,唉……如果是西元二老,啊,对对对,我怎么现在才想起这两个老家伙。”盛雪贞一瞄,恍然如梦中醒转一般。

    一扯一带,燕青发现自己已经给盛雪贞一把塞进了水晶棺下边那个木质棺材之中了。

    而一点塔状青光点在了木棺之上,顿时散开形成一个三层状霞光点点的塔形之物镇压住了燕青。

    而盛雪贞往空中一跨失去了人影。

    “嘿嘿,燕少,你成法海老和尚了。”肥猫一脸笑眯眯的。

    “废话少说,盛雪贞估计是去找西元二老了。咱们赶紧用老法子破阵解塔。”燕青哼道。

    不过,这次盛雪贞布下的塔阵空前的强大。用老法子居然无法解开。

    “怪事了,按理讲你的仙力层次比她高的,怎么解不了?”肥猫也有些慌张了起来。

    这个,两个家伙可是同拴一条船上的蚂蚱,生死与共的。

    “你往塔尖看看。”燕青叹了口气,肥猫一看,顿时啰嗦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了另一个盛雪贞正宝相庄严的盘腿坐在塔阵顶端。

    而一道道三霞光气从她身上直接输入了塔阵之中。

    “神魄坐镇,完蛋了。除非你实力比她还要强大。”肥猫狠狠的甩了甩头。

    “不光神魄,要光论神魄的话老子比她强大几倍。其实,这三层宝塔应该是一件宝器级的宝物。不然,盛雪贞还没那个能力独立分出神魄镇压此阵。”燕青说道。

    “分魄入宝塔,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阵而是一件宝物了。

    要出去除非强力毁了这件宝器。宝器啊,而且还有玄塔境强者分魄入驻,那根本就不可能。

    难怪刚才你破了半天阵都没效果,原来如此。

    它吗滴,这娘们怎么会有宝器级的宝物?

    难道她不是中域本土的武者?”肥猫说道。

    “宝器中域地带还是有一些的,像玄塔境中的强者估计入手都一件吧。这个盛雪贞倒是从没听说过,不晓得是属于中域那家大势力。或者说她是一个独行客。”燕青也是摸不透这些。

    那就安心修炼就是了。

    几天后,叭叭两声脆响,两堆东西从天而下硬砸在了地下,大地都颤抖了一下。

    “臭婆娘,你不会轻点。要是砸坏了老子就看不了病了。”燕青居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往前一瞄,顿时愕然。

    “哈哈,好像是西元二老那个叫东宝全的家伙。”肥猫笑了起来,的确如此。

    被砸得灰头土脸、鼻青脸肿的两个老家伙还真是西元二老。

    而且,看架势还是给盛雪贞硬绑架来的。

    “要是你俩个救不了我的徒弟的话就不是砸这么简单的了。”盛雪贞还是白衣飘飘,一脸的冰寒。

    “我说盛公主,咱俩个可没招你惹你。而且,是你要求咱们救人的,你这样子干是待客之道吗?”西无风不满的哼哼。

    “身份不简单,好像还是一公主?而且,连西元二老联手都不是她对手。此女好强大。”肥猫嘀咕道。

    “中域只有三大王朝,最强大的就是五散五朝。不过,五散王朝再强大也不可能拥有像盛雪贞这样的公主。难道此女来自更高一个级别的铁级域某王朝的公主不成?而西元二老肯定来自铁极域了。所以,认识她。”燕青说道。